? c新浪体育:散文 | 小屋的回憶 - 阿壩文旅 - cba新浪体育
您好!阿壩州廣播電視臺歡迎您!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 資訊 -> 阿壩文旅

散文 | 小屋的回憶

2020-03-03 21:11:09 來源:

創建于上個世紀50年代初的馬爾康森工局(現阿壩州馬爾康林業局),位于高原新城馬爾康嘎輝橋的梭磨河畔。

其原轉運站右前方、距梭磨河岸20米左右處,建有一幢上為兩分水木質房架、下為一層內走廊的瓦房,其間隔成若干間住房,每間面積也不過10平方米左右,房內天花板及四壁均以木條釘成,再以鍘成寸長的谷草拌和泥漿糊就;地面則以泥土平整而成。自1959年我父親自川西森工局調入新組建的阿壩州林業局勞動工資科工作后,一直住在該棟瓦房臨河最靠上游的那間小屋內;同年,我母親自忠縣來到馬爾康,且承蒙馬爾康森工局安排到農建隊種菜后,仍未更換居所。

我1961年秋初中畢業于四川省忠縣三匯初級中學校。當年高中招生時,因國內仍深陷“三年自然災害”的困難之中而規模大幅縮減——幾十年后才從同班同學處獲悉,人口達100多萬的忠縣那年應屆初中畢業生共2700名,高中招生名額僅50名;加之父親解放前當故鄉中心校小學教員期間集體參加了國民黨,還代理過一段時間的偽保長,“政審”也過不了“關”,自己無緣被高中錄取。于是,我于1961年12月9日告別故鄉,由大伯父送到忠縣城登上輪船,再次到了馬爾康,入住那間面積雖小,但終生難以忘懷的房間——

那是一間團聚的小屋。

解放后,父親于1951年2月被鄉親們敲鑼打鼓歡送參加了革命工作——先在萬縣接受短訓,再被分配到川東伐木公司;后川東伐木公司撤銷,遂調至位于理縣米亞羅的川西森工局,先后在樸頭鄉梭羅溝內的303伐木場和局本部工作,自然與家人分多聚少。

母親雖也曾于1954年春節后被父親從忠縣老家接出來,被安頓在灌縣(即現在的都江堰市)居住,但也只有嚴冬伐木停止,父親才會“下山”與母親短暫團聚。1955年爺爺、奶奶先后仙逝,母親便再次回到忠縣。適逢大躍進、人民公社那個年代,她還遠離家鄉參加了“大煉鋼鐵”,直至1959年才被父親接到馬爾康居住。

正因如此,雖然我1960年暑假曾獨自一人乘輪船溯洪水滔滔的長江而上,搭乘火車到成都,再坐馬爾康森工局的大貨車,一路穿過汶川、理縣干旱河谷,翻越白雪皚皚的鷓鴣山,歷經艱辛方抵達馬爾康探親短住,但嚴格說來,那個令人難忘的1961年12月,才是我們一家人真正團聚的日子;而那間小屋,則為我們萬分珍惜的團聚提供了難得的住所!


那是一間溫馨的小屋。

房子雖小,但父母充分利用房外就是空地的優勢,趁著星期天,到地處現馬爾康車站處的農建隊對面山溝內背回工人們棄用的木板,搭建了一個“吊腳樓”,有效擴大了使用面積——在“吊樓”上擺放炊事用具,權當廚房;屋內,一左一右安放了一張雙人床和一張單人床,一舉解決了煮飯、住宿的大問題。有著“先見之明”的勤勞的母親,在我來之前,已經在森工局工具廠后面荒坡上種了洋芋且收獲頗豐,加上經過父親努力,馬爾康森工局于1962年初即安排我到局職工醫院材料室工作,也算有了“飯”吃。于是,我們一家三口過了一段至今仍覺得很舒心的日子——早餐后,我們便各自上班;中午,大家回到家里,將一張簡易辦公桌當做餐桌,聚在一起吃飯;晚飯后,三個人到梭磨河畔的小道上一邊散步,一邊沒完沒了地擺談發生于忠縣的“龍門陣”……  

1962年春節前,聽說街上為配合“回收貨幣”的政策要賣豬肉等當年罕見的熟食品,我們也就加入排隊的“長龍”,憑著父親還算得上“高”的工資(每月60.5元),買回粉蒸肉等食物,過了一個“有肉吃”的快樂年;當時正值著名演員黃婉秋主演的電影《劉三姐》風靡全國,我們也曾買票觀看,我則連看幾場——以致樂感本就不錯、記譜能力超群的我,都能夠哼唱電影中那些插曲了。

后來,舞場也隨即開放。每到周末,《花兒與少年》的交誼舞樂曲聲,總會從馬林局俱樂部里飄蕩而出,為馬爾康這個當年很小的城鎮平添了生機與活力!

記得春節之后,父親被單位派往松崗溝內的州級機關干部農場勞動,但星期天仍可以回家,我們雖不寬裕但心境舒暢的小日子得以繼續,且至今令人難以忘懷。


那是一間難舍的小屋。

當年,國家為克服三年自然災害造成的嚴重影響,開始實施國民經濟“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其中一項重要的舉措是大幅精簡壓縮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州級機關還為之召開了“動員大會”。本來,我父親的歷史問題,早在1955年參加于成都市東珠市街進行的“肅反”運動時已經嚴格審查,并由黨組織作出了“一般歷史問題”的結論,仍留本單位工作——這已令他對黨和政府感恩一生,加之多年的“要相信黨、相信政府”的教育,已經使他產生了“應當響應黨的號召,為國分憂”的本能反應,于是,向上級遞交了“自愿申請退職”的報告,不久即被批準。  

得知父親退職的消息,想到自此便要離開城鎮到農村去生活,我和母親也曾心潮起伏,但本為農村出來的人,要再到那里去,也并不覺得似“天塌了下來”。因此,當父親在過去森工單位同仁的“出謀劃策”之下,最終選定到號稱“雪梨之鄉”、“阿壩州江南”的金川縣新咱溝口落戶時,我們一家人還是坦然面對,并抓緊做走的準備:清理自己的衣服、雜物、書籍,捆綁單位按規定送給的木質的椅子、辦公桌等不急用的東西;待到9月18日早上,再拆散兩張床,捆好被蓋,等待裝車出發。

記得那時,我在室內不住走動,四處顧望;伸出雙手,撫摸那十分熟悉的墻壁、門窗、灶頭……一股莫名的心緒涌動心中。當車輪滾動、喇叭鳴叫之際,我仍然倔強地回頭,睜大雙眼,透過那揚起的迷眼塵土,將目光投射向那漸漸遠去的平房,心中不住地默念:“別了,讓我們家人團聚的小屋;別了,給了我歡樂的小屋;別了,我人生中一處頗有紀念意義的驛站!”

那是一間令人魂牽夢縈的小屋!

在當農民的歲月里,金川人民給了在當地還算“文化人”的我當記分員、農技員、長期擔任大隊會計直至當了5年教書育人的民辦教師的機會。期間,我無數次地憶及過那間小屋,想象過它的變遷,感嘆過命運的造化!不過,還是要感恩命運的眷顧,給了我再走近那間小屋的寶貴機會——


先是1979年,我參加西南民族學院面向阿壩、甘孜、涼山三州招收在崗中學語文教師的統一考試,以唯一民辦教師的身份,被錄取到該院漢語言文學專業(函授)攻讀本科學歷。記得第一次面授于當年在馬爾康進行,期間,我曾專門抽出時間,騎自行車到馬林局尋覓那間房子的蹤影,但由于本自馬爾康森工局內靠山邊穿過的刷丹公路改道行走于梭磨河邊,那棟平房雖然尚在,但那個臨時搭建的“吊腳樓”已蕩然無存——一種“失落”的心緒油然而生!

再是1980年秋季,我仍以民辦教師的身份,參加全州統一考試被馬爾康師范學校錄取。畢業后,即留校任語文教師,隨后又長期負責教學管理工作;及至1993年底被州委、州政府調到威師校任職至2009年退休。在這漫長的歲月里,我曾無數次騎車、乘車路過馬爾康森工局,但即便是那棟平房拆除,企業“棚戶改造”時那間房子處建起了高樓大廈,我也總會條件反射般瞄上那間小屋的位置幾眼——漫長的歲月都未能淡化烙在心靈深處的那份眷戀!……


待到為照管在馬一小讀小學的外孫兒和幼小的孫兒,我和乾香又于2013年7月14日來到馬林局,且入住距當年那間小屋很近的通過“棚區改造”項目新建竣工的5棟4單元2樓1號——一住就是5年。

自此,無論拂曉,還是傍晚,也無論夏日炎炎,亦或隆冬嚴寒,只要走到窗前,我都會將目光瞄向右前方那間小屋的位置,一種回味當年長住的感受、懷念愛我助我的父母、感恩命運讓我“歷經51年的寒暑易節,邁步漫漫的人生歷程,還回到‘原點’”的巧妙安排的情愫,總會久久涌動于心間!


雖然時光荏苒,但而今我依然難忘那間極其平凡、于自己人生卻意義不凡的小屋。只不過,隨著歲月如煙般流逝,自己的懷念已變得更為理性——

我感悟:人生總要前行,留下的是連續不斷的深深足跡。當年走進小屋,那只是自己一度久違的家人團聚的溫馨生活的起點;而后來離開小屋,方才是人生精彩紛呈的新故事的開篇。因此,對小屋最好的紀念,應當是依戀人間親情、眷顧人生“節點”、憧憬美好生活。

于是,自己頓感欣慰、釋然!


作者 甘國棟


來源: 審核:阿壩電視臺 責任編輯:abtvlsw
? {ganrao} 有没有好玩的棋牌游戏网站 云南十一选五爱彩乐 3d历史开奖结果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榜 东京热一刀两断1021 意甲积分榜 福彩开奖号码走势图综合走势图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 东北麻将赢牌技巧 贵阳捉鸡麻将概率和 11选5技巧稳赚任选一 五分pk10是哪里出的 今天湖北30选5开 麻将手势作弊技巧图片 快播播放日本av电影 意甲赛程